援交,援交妹,台北外約
公司介紹 援交妹資訊 援交由日本傳至臺灣 從男性的角度看待台北援交 少女援交誰之痛 高雄援交妹的心聲 我和援交女孩的愛情故事 關於外約的個人思考
 


HOME > 最新消息
 

援交生活不堪入目

日期: 2016-02-01 07:05:29

日本自由作家中山美裏曾在她的自傳我的十六歲援交妹手記中寫道:在東京的繁華商圈,我開著令人矚目的紅色跑車,住著達官顯貴群聚的豪宅。打開房門,寬敞無比的柔軟名床,翻滾蕩漾在令人心蕩神馳的亞麻床罩之上……現在卻已毫無蹤影,只留下壹片回憶,靜靜浮蕩在空氣之中。這是援交女孩回憶自己不堪回首的過去,她希望告訴後人,援交時留在自己心裏的過去,會在以後慢慢發酵,直到追悔莫及。但她的話並沒有警醒世人。早前上海檢方曾披露壹起20多名女中學生集體“援交”的案子,在這起案件中,這些女中學生大都未滿18歲,最小的不到14歲。

在校中學生參與援交外約,刺痛了社會的神經。涉案的女孩並不是天生的罪犯,也不能單純用“寡廉鮮恥”來理解她們的行為。從某種角度看,她們壹定是要以自己特定的方式追求著什麽,或許是她們心目中的“幸福”,或許是比她們所付出的更有價值的某種“奮鬥目標”。

在上海閘北檢察院公開的壹份資料顯示,這20多名援交女彼此的關系錯綜復雜,其中多數為在校中學生,涉及上海市某職業學校和普通高中共9所學校。據披露,小文、萍萍和娜娜從事賣淫時,均未滿十八歲,其中小文和娜娜是發小,娜娜由於家庭變故,輟學後壹直在社會上遊蕩,而萍萍是小文同學。從2009年始,她們通過互聯網和電話等方式,相互介紹或介紹其他少女與嫖客發生性關系,並收取嫖資和介紹費。萍萍兩次介紹小文和她的好友進行性交易,每次收取介紹費300元,小文和其他朋友也很快成為上家,介紹另外的少女賣淫,並收取介紹費。上海閘北檢察院在當地媒體發表署名文章時稱,上海女高中這些女生“介紹賣淫,嫖客形成了固定‘圈子’,形似日本社會的所謂援助交際。